瑞银的“绿色金融”实验

文章来源:人民网

“全球资本市场不仅是提供企业融资的平台,更是推动企业社会责任转变的背后驱动力。”2008年博鳌亚洲论坛重要嘉宾、瑞银(UBS)投资银行副主席布力坦爵士在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独家专访时强调说。

1993年,瑞银制定了第一个环境政策,如今已经是第四个版本,该政策使瑞银所有的业务都把环境问题考虑进去。布力坦告诉记者,作为全球领先的金融公司,最大的目标就在于创造长期价值,而通过为客户提供高附加值的产品和服务。

“温室指数”引领投资走向

目前气候变化问题已经成为本世纪全球遭遇的最大环境挑战,而全球商业界也把应对气候变化看成是企业社会责任的核心内容。

“我们看待气候变化的途径是从我们针对客户的商业战略出发的,一方面客户的需求促使我们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创造产品和服务;另一方面,也是预见到气候变化所产生的风险和机遇。”布力坦说。

他举例说,2004年,瑞银投资银行在其证券研究部门建立一个卖方分析师团队,这个团队使用现有的价值创造分析模型(Value Creation Analysis Model)等来分析未来社会和环境对股票价格的影响。从那以后,客户对气候变化的兴趣猛增。

另一方面,瑞银投资银行目前还进行可替代能源咨询业务,这个业务是运用融资的方法来为生物燃料、太阳能、风能、潮汐能以及其他的可再生能源领域企业提供战略和金融咨询服务,而从2006年至今,瑞银已经领导了超过20项该领域的金融交易以及众多战略合并。

事实上,金融业永远都在为不断变化的世界创造丰富的金融产品,而在布力坦看来,把金融指数与气候变化相关联是瑞银的骄傲。就在今年1月份,瑞银宣布其第一个跟踪温室效应的衍生品指数——瑞银温室指数正式推出。

布力坦告诉记者,《京都议定书》的市场机制已经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项目创造了新的融资渠道,通过环保发展机制(CDM)等,“碳融资”成为了 一种可行的手段,而风能的开发、能源有效利用、垃圾填埋场气体利用等已经从中获益。而瑞银温室指数是把碳排放和天气结合在一起运作的指数。

SRI大踏步迈进

今年3月,国内首只社会责任投资(SRI)产品兴业社会责任投资基金获批,该基金将集中投资于有社会责任感的上市公司。中国SRI刚刚上路。

“SRI正在越来越受到关注并且是现在最重要的成长型市场之一,”布力坦说,“根据最新的数据,瑞士的SRI市场在2007年增长了67%,而在美国,SRI市场的规模在2005年到2007年间增长了18%。”

据布力坦介绍,现在美国进行专业管理的资产中每9美元中就有1美元是与SRI有关的,而在亚洲,富有的投资者现在都会在他们的投资组合中分出一大部分来针对SRI,大概达到10%~15%的规模。

瑞银目前向客户提供了一系列SRI产品,其SRI证券产品包括一只全球基金、一只欧洲基金、一只日本基金和一只全球创新者基金。

布力坦强调,有人担心把社会责任作为选择投资企业的指标后,投资回报会有所影响,但是SRI产品目前看来并没有牺牲掉回报,尽管最近全球市场动 荡,这个全球创新者基金从2005年年中至今价值已经上升了41.51%,该基金投资那些致力于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公司,在过去两年成为瑞士最佳行业基 金。

他相信,瑞银环境和社会责任指标可以为投资带来更好的长期回报,并且使投资目标与社会目标更加趋于一致。

境外中国上市公司接受CSR大考

由于企业社会责任投资(SRI)在中国还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,国内的证券市场上还很少看到关注和强调CSR的投资者,尤其是机构。因为代表投资者信心和认可的标志——股价,这一至关重要的“调节信号”,并未和该公司的企业责任或企业社会责任产生应有的正向关联。

然而,当众多业绩优秀的中国企业纷纷在境外上市的时候,却必须接受CSR指标的考验。2008年3月20日,中国石油公开发布2007年社会责任报告,报告连续两年参照了国际上比较有影响力的GRI指标。

另一家中国的境外上市公司中国建设银行坚持对于不符合环保要求、不利于节能减排的一些企业,严格控制贷款,坚持“环保一票否决制”。

有专家指出,一个企业大致会经历三个发展阶段:纯粹挣钱、追求规模与“企业公民”时期,今天中国的绝大部分企业仍停留在第一阶段,一部分企业已进入第二阶段。

在布力坦看来,企业的价值最大化并不等同于利润最大化,而是在实现利润最大化的过程中,取得企业品牌、美誉度、社会形象等的最大化,这就需要企业主动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。